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人生如戲,-謎團遍佈全身展示

人生如戲,
小說推薦人生如戲,人生如戏,
二号房内。雪白的墙壁。高悬的聚成花状的无影灯。巨大的如CT扫描仪的机器。墙侧数十台监视器整齐排列 。
两位蓝制服的女工作人员来回忙碌,将各种仪器接头或夹或贴连在阿京的手脚和胸腹部。其中一位轻轻拔开 阿京前额的头发,拿圆柱形的探扫仪在额角的淡红色印痕上扫过。
叶正华和白发的路总站在一边,看了一会,转身走入另一个稍小的房间。
“路叔叔,这一次,我们怎么能准确得知米字军的全套计划和具体时间?”
“这份情报来得意外,凭我们的内应打探不到,中间有文章。”
“不知道宋小姐怎么会这样被对方重视,急于得手?”
叶正华抬头望着路总站在窗前的背影。
“很快会有结果。”路总转过身来,脸上浮出一层笑意:“那混帐小了今天来了,你见到没?”
“安哥?”叶正华欣喜地站起来。“他潇洒快活,四海云游,难得遇上一回。等这边出结果我去找他。”
“路子良先生,二号房申请汇报情况。二号房申请汇报情况。”门上的液晶显示屏跳出字来,电子呼叫器机械地重复 。
“走吧,进去看看。”路子良大跨步走进去。
雪白的墙上出现巨大的屏幕。各种图表和数据不断刷新。
“路总,宋小姐有许多异于常人之处。她的身体内有超强的免疫系统和令人吃惊的自我修复能力。普通人必 须缝合并使用大量消炎药的伤害,无论是伤到真皮层或者骨骼的伤口,她的自我修改系统都可以在一夜之间 强力修复,几乎在二十四小时内可以痊愈。可以说,她永远不会经历疾病和致命伤害所带来的痛苦。即使是自杀,也会在 短时间内修复,除非她年老以后身体机能衰弱,否则她可以被称作不死人。”
一位四十多岁的端庄的女医生站在屏幕前,用镭射笔指点多项数据及图片,向路子良汇报。
“就这些?”路子良注视着身上仍插满仪器管路的昏迷中的清秀女孩儿。
“还有一项发现。但不能测出精确度。只能做没有太多根据的估测。”女医生稍有犹豫。
路子良没有说话,用目光鼓励她。
“宋小姐的大脑回沟中测到一些奇怪的脑波信号,并不稳定,时强时弱。这种情况极少见。听觉中枢的神经 系统异常繁复,她应该在某些时候预感,或者说是第六感比常人强烈。并且在某些特定的事件上有突出的表 现。”
“比如?”
“比如掷骰子!”叶正华突然在一边灵光闪现。
女医生微笑着看了他一眼,点头:“是的,当状态良好时,她有可能想要掷出多少就掷出多少,想要什么开 形状就是什么形状。但这些特殊反应并不强烈,难于捕捉,所以没有办法下定论。”
“嗯。没有其它问题就结束检查吧。”路子良点头,想起什么,又问:“子善呢?没通知到他?”
“呃……路子善将军……”站在一边穿蓝装扎马尾的一个女孩面有难色,欲言还止。迎上路子良有些恼怒的 询问的目光,吞吞吐吐:“他,他开亮了小车场的人工太阳,这会儿爬上安哥儿的演播车顶……脱了衣服… …穿着……穿着大花短裤……晒太阳。”
啊?叶正华听得,张大嘴差点笑出声来。看到路子良的脸黑得如包公一样,立刻捂住了嘴,看着红了脸的小 姑娘满脸尴尬,立时想像着她去请路子善将军的窘状,强忍着,肩膀却止不住地抖起来。
“胡闹!”路子良黑着脸,却也无可奈何,摇摇手:“算了。”
農音 小說
女医生与其它工作人员一起拔去阿京身上的各种仪器。叶正华在一边看着,担心地问:“这些检查……不会 对她造成什么伤害或影响吧?”
“这些检查不会有负伤用。即使有微小射线,连常人都影响不到的。”女医生回答,突然又转向路子良:“ 路总,倒是她之前通过呼吸道吸入的迷药,是伤害力极大的安卡纳冬神经麻醉药,有时候用来迷杀大象等体 积庞大的动物,极少用于人体,虽然宋小姐有极强的抵御力,明天醒过来后仍然会头痛,发烧。需要静养三 到四天。”
她略停了一停,又抬起眼睛:“我多说一句,下药的人手段狠毒,这种迷药,使用过后不及时解救,有可能 会昏迷一个月左右,完全依靠药物维持生命,普通人醒来后会变成智障。而目前世界上算上我们,有解药的 机构也不多于三家。”
“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我们把她抢过来,即使被别人救了,也会无济于事?”叶正华捏起了拳头。
千秋和睦月
女医生无声点头。
“这类药品提取困难,价比黄金,舍得用在这孩子身上,只能说明,她对他们很重要。”
路子良皱着眉头,若有所思。
“但根据检查的情况,她没有经过特殊训练,天生的身体优势并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,即使是用做研究,也 只属于特殊个体,进行基因复制的成功性微乎其微。”女医生接过话。
“这个问题我们会进一步探究。谢谢你,苏娅医生。辛苦了。”路子良认真倾听后点头。苏娅微微笑了笑。
迈出门,路子良又回过头来:“阿叶,送她去第一医院,安排特护病房。派人悉心照料。我会安排人手在周 围严密守护。”
叶正华点头。修长的手指轻轻理过阿京苍白精致的脸上的一丝乱发。